鲁米与他的师父舍姆斯丁,苏非派的师徒传承

原题目:鲁米与他的师父舍姆斯丁,苏非派的师徒传承
摘自《心灵的泪滴》
我死去,然后,我活过来,
我是一滴泪,然后,我变成一个微笑,
我进入了爱的海洋,
获得了永恒的幸福!
——鲁米

原题目:鲁米与他的师父舍姆斯丁,苏非派的师徒传承

摘自《心灵的泪滴》

我死去,然后,我活过来,

我是一滴泪,然后,我变成一个微笑,

我进入了爱的海洋,

获得了永恒的幸福!

——鲁米

毛拉纳·哲拉鲁丁·鲁米和他的家人早先假寓在科尼亚,在他三十多岁的时候,为了接收更好的教导,他来到了阿勒颇和大马士革。

一天,他正在集市上行走,一个生疏人来到他眼前,说道:

一一了解众世界的人啊,请让我吻你的手!

陌生人捉住鲁米的手,充斥豪情和敬意地吻了吻,然后忽然消散在人群里。鲁米被这从天而降的事件吓了一跳,他觉得迷惑,和惊奇,这个奇异的人令他疑惑不解。

多少年后的一天,在科尼亚,合法鲁米和他的学生在学校门前谈话时,突然,他又看见了那个几年前在大马士革亲吻他的手的人。这个人就是舍姆斯丁·穆罕默德·大不里士(ShamsalTabrizi)。他也参加到了鲁米他们的谈话当中,而且,他还很高兴地问了下面这个不同寻常的问题:

一一先知穆罕默德·穆斯塔法(愿主福安之)和巴亚孜德·比斯塔米谁更伟大?

鲁米被这个问题吓了一跳,他剧烈地大声反驳道:

一一这是什么问题?怎么能把先知和圣徒比拟?先知是真主赐予众世界的恩情,而巴亚孜德·比斯塔米是因为追随了先知才成为圣徒的。

舍姆斯丁·穆罕默德·大不里士很安静地说明道:

一一那么,为什么巴亚孜德要向安拉祈祷,祈求安拉把自己的身体变得无穷大,以便充满整个火狱,从而让火狱里没有地方包容其他功臣?而且,在看到了仅仅几个神圣的迹象之后,巴亚孜德就说“我的荣耀是伟大的,我为自己感到光彩!”,而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却在见证了无尽的神迹之后,还不断地企求让自己变得更加谦虚?

舍姆斯丁的这番话把鲁米推到了理性对知识的理解所能到达的最高境界,但是在这个境界里,鲁米是回答不了舍姆斯丁的这个问题的。固然鲁米自己也拥有真主赐赉的神圣的常识,他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舍姆斯丁持续用自己所拥有的真主赐予的智慧向前推进鲁米,就这样,舍姆斯丁以闪电般的速度把鲁米引领上了通向精神世界的旅途,这个旅途是发现神圣迹象的旅途。

随同着思维上的这个突然奔腾,鲁米回答了这个问题,就似乎这是一个客观事实,或者是他早期提到过的理性迷信一样,他回答道:

一一巴亚孜德夸奖自己的话充分表明了这几个有限的神迹已经令他心中的渴望得到了知足,他已经进入了无私的状态,不再需要更多了。尽管海洋没有尽头,但他所能掌控的就只是这些了。但是,“莫非我没有为你而开辟你的胸怀吗?”(《开拓》章94:1马坚译)一一先知穆罕默德(愿主赐他安全)是被这样祝福过的,因此,尽管他被神迹围绕,但辽阔的心却没有得到满意,他对安拉的渴望总是一直回升,他了解得越多,就越是饥渴,他不断地从一种精神状况前进到另一种精神状态,并且总是为自己以前所处的较低水平懊悔。他说:“天天,我都向安拉期求饶恕70次或100次。”他恳求他荣耀的主在以后的时间里给他更多的机遇让他靠近他的主。尽管主与仆人之间的间隔没有止境,但穆罕默德对主的渴望也一样无限无尽,因此,他不停地向安拉祈祷,追求包庇。他祷告道:“我的主啊!我没能了解你理当被了解的方式……我没能晓得你理应被崇敬的方式……”

听到这个回答,舍姆斯丁是如许愉快啊!他的任务就是要把鲁米的理解力和视线进步到一个相对的理性科学所不能达到的高度,而此时的鲁米也已经跨进了智慧的大门,正朝着崇高的目的进发。此时此刻,精神世界里的两颗明星闪烁着的光芒终于衔接在了一起,这光芒将永远闪耀,直至永恒!

从那以后,鲁米心潮磅礴。他的心就像被星星之火点燃了的油田一样燃烧了起来。大不里士的舍姆斯丁在点燃鲁米内心的同时,因为见证了这样一次内心的燃烧,他自己也被点燃了,自此以后,他们对伟大知识的理解和控制变得同一协调起来了。

那件事以后,我们看到,曾经由着谦逊朴实的生活的鲁米老师突然之间进入到了一种痴迷的状态,而大不里士的舍姆斯丁就这样完成了他作为燎原星火的义务。

鲁米用三个短句把本人的性命划分成了三个阶段:“我是陌生的、我被煮熟了、我被焚烧了!”

在苏菲学说里,最后一个阶段被称作“无我”(fanafillah)和“永存”(baqabillah)。

在“无我”阶段,仆人完整战胜了愿望,并且超越了所有世俗的情感;而在“永存”阶段,神圣的光芒照耀着仆人的心坎,对安拉的爱充满了他们的心间。

作甚人?人是伟大的安拉降示的神圣迹象的一种具体表示。想一想今世中各种神迹显示的起因和理由,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人本身也是神圣迹象的一种详细体现了。人本身就是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很多迹象被详细化;人本身又是一部活泼的《古兰经》,但与人本身所存在的全部真理相比拟,人只了解这些真谛的很少一点儿。

人类的存在自身就是安拉给予人类的一种莫大的荣耀,有些人被赋予了濒临懂得这种光荣的才能,这些人成为了引诱者一一这是安拉分外大方地看待人类的一个明证。尽管千百年来,人类历史充满着普通事件,但这些一般事件无奈掩饰这种巨大的馈赠。舍姆斯丁就是这样一位领导者,他让鲁米踏上了自己的精力之旅。鲁米永远都不会忘却第一次发明那个神圣世界时的感触一一那个世界原来深藏在他的心中,现在被记起时却好似得到的一件礼物,他带着虔诚永远地记住了舍姆斯丁,直到生命终结。事实上,他已经超出了舍姆斯丁,或者,在燎原星火闪耀之后,舍姆斯丁也发现,他自己已经成为了鲁米的学生。

鲁米在科尼亚遇到舍姆斯丁时大概40岁。在遇见舍姆斯丁以前,他被人们称作第二个伊玛目安萨利。

提到鲁米,尤努斯这样说道:

鲁米巨匠!

他专心灵的眼睛凝视我们,

然后,这如炬的日光映射出了我内心的真实!

在生命中的第一阶段,鲁米仅仅是个法理学家,他是法律方面的专家,是宗教养府(即:Madrasa)里众多学生的老师,那时,他很富有。在遇见舍姆斯丁之后,鲁米并未成为更好的法理学家或者律师,而在实际的理性科学上,他的知识程度也并未转变,但是,他超越了它们。

遇见了舍姆斯丁之后的鲁米才是真正的鲁米:碰到舍姆斯丁以前,他是一位学者,而之后,他成了一位苏菲学者,成为了爱安拉的人。

鲁米说:“没有哪一位老师可能与爱等量齐观!”

“我曾是生疏的。”他说道,这是指他仅仅作为学者的那段时光,然后,他把自己的下一个阶段描述成更加成熟和完美的学者一一一个爱安拉的人。

舍姆斯丁教给了鲁米什么?他又给了他些什么?这是两个要害的问题。理性是有限的,超越理性即为猖狂,但是,心却没有限度,心灵的最高境界等于“无我”。鲁米是一只待飞的雄鹰,却被脚上的铁链环绕,而舍姆斯丁教会了鲁米把自己从感性的枷锁中解放出来,他让鲁米回归了自我,让他发现了自己早己领有的价值。他斩断了鲁米脚上的铁链,摆脱了鲁米的羁绊,给鲁米指导出了他自己心中的沃野。

然后,就像一只缭绕着火焰起舞的飞蛾,鲁米决意燃烧自己。在《舍姆斯丁诗集》达部书里,他这样叙述了这一升华的过程:

“舍姆斯丁对鲁米说:

逐一你是一位学者,一位引导者,一位导师跟威望!

鲁米回答说:

——我不再是这个客观世界的学者、领导者、导师了……我是一个旅途中的穷人,高举着你点燃的火炬,行走在超越了理性的那个世界的大道上。

舍姆斯丁说:

——你仍然在用理性思考!如果不能超越理性,你就不属于这个国度!

鲁米回答道:

——从现在开始,我将居心替换脑筋……我已经疯狂……在你的精神指引下,我已经溶入了这片沃土。

舍姆斯丁说:

——你仍然在胆大妄为地思考,并未因爱而疯狂!是爱而非理智点亮了这个世界!你仍然不属于这个世界,你甚至无法看见你面前的东西!

鲁米对舍姆斯丁说:

一一从你指引我那一刻起,我的全部身体都被爱和痴迷的火焰包抄!

这一次,舍姆斯丁说道:

一一你是照亮世人的火把,你的位置是高尚的!

鲁米说道:

一一从现在起,我的火炬已燃烧,在我看来,这与萤火虫的光明无异……我正行走在其余火炬的光辉之下。

舍姆斯丁说道:

一一你并未死去,你仍然有自己的客观生活。你必需完全放弃世俗的生活,但并不能就这样穿梭这扇门而直接达到门的另一边。

鲁米回答道:

一一那是以前。在我遇见你当前,从惯例意思的角度来说,我已经死去一一在我取得新的存在方法之时,我便逝世去了。

舍姆斯丁对鲁米说道:

一一在某些处所,你仍然自信,你仞然想着地位和名号,请把自己从这些东西里解放出来吧。

鲁米说道:

一一从当初起,我将只在主的面前寻找地位一一是你把我带到了主的面前。我己废弃了我早先的生涯,以及所有属于它的货色一一我已经超越了它们。

舍姆斯丁说道:

一一你仍旧有双臂和翅膀!因此,我不能给你新的双臂和翅膀!

鲁米回答道:

一一从现在起,为了变成你的双臂和翅膀,我将折断自己的臂膀。”

在那一刻,舍姆斯丁意识到,他的义务实现了,他已经给了鲁米翅膀,让他自己在充满神迹的膏壤上翱翔…..他把鲁米单独留在了这个受到祝愿的世界上,然后离开了……

就像穆斯林的信奉之光因欧麦尔(愿主喜悦他)的皈依而变得更加亮堂一样,舍姆斯丁的精神跟着鲁米的改变而得到了进一步的升华。尽管舍姆斯丁是一位引导者,但他却并不因此有名,他的为人所知是在遇到了鲁米之后,成为了一位传奇人物而受到了人们的注视。两位大师之间的关系是典范的导师与弟子之间的关联。

舍姆斯丁给予鲁米的礼物由节制、渴望和爱组成。对于控制、渴望和爱,艾卜·伯克尔和法蒂玛(愿主喜悦他们)的生活给我们供给了最好的例证:每一次与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的会面都令艾卜·伯克尔对先知的陷溺更增强烈,即使与先知就在一起,他也感到更加热爱和渴望先知;在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去了后世之后,法谛玛说道:“先知去到后世时,宏大的悲痛吞没了我。如果能将这痛苦加诸于黑暗,黑暗也将变色!”

同样的,舍姆斯丁去世以后,分离的痛苦灼烧着鲁米。这痛苦孕育出了伟大的《玛斯纳维》,二万六千行诗句充足地抒发了鲁米对舍姆斯丁的无尽的渴望。

鲁米用精美的诗句描绘了对分别的心坎感想:

优扬的笛声是智者的吟唱,

诉说着分离的痛苦与哀伤。

《玛斯纳维》能够被看作是一部描述分离的诗作。通过舍姆斯丁,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之光照射到了鲁米,因而,对鲁米来说,舍姆斯丁的去世确确实实是一次痛苦的分离。

舍姆斯丁把鲁米引进了意义的大陆。就像玛吉侬(传说中的人物,热闹地爱着一名女子)对莱拉的爱盘踞了他的全部生命,鲁米的毕生对舍姆斯丁都布满了盼望。

如果有人说:“合姆斯丁还活着”,鲁米就把自己所有的东西都给那个人。当朋友们告知他,那只是个假话时,鲁米对他们说道:

一一这些东西是为谣言付出的。假如我听到的是有关他的实在的新闻,我会贡献我的生命。

在谈及他心中的离别的疼痛时,鲁米这样写道:

我的心为什么哭泣呻吟?

谁能理解我的苦痛?

人们倾听我的哀怨,依照自己的情意加以理解一一不纯粹的人依据自己的所闻和感情来懂得我,而走在安拉的大道上的行者,却更加动摇了自己的信心…..笛声变成了他们祛病的良药。

鲁米在《玛斯纳维》中表达了这样一个欲望,即:倾听长笛的人可以通过这笛声进入更高的情感世界。他说道:

听听长笛在说些什么一一它在流露安拉的秘密。尽管面色黯淡、身体充实,只管遭受了切削之苦,尽管不舌头和语言,但在吹笛人的演奏之下,长笛召唤着“安拉,安拉……”

在《玛斯纳维》这本书中,长笛象征着心中有爱、充满激情的人。之所以用长笛来比方这些人,是因为竹子在被制成长笛以前,首先要被人们从河床上连根拔起,然后经过切削、烘烤、挖出孔洞,最后再好似约束犯人般地给它套上金属环,一个笛子才算制造完成。在这一系列的工序之后,竹子的色彩开始昏暗变黄了。竹子要经历这样一个修整的进程才可以成力长笛,这些满怀着爱和激情的人要想进入更高的精神世界,他们也需要这样一个加工的过程。

长笛用自己的身体语言这样诉说:

“我曾经成长在河床上,我的根扎在泥土里,心畅饮着河水。在那片河床上,我曾随风跳舞。然而,有一天,他们把我从河床上拔起,用爱之火烘烤我的身体。而后,他们在我身上钻出了孔洞,给我的身材留下了创痕。他们把我送给了一个人,在石河子我发明了一个挣钱的好处所,千万不要告知别人!,这个人有着美妙的呼吸。他暖和的气息穿过我的身体,除了爱,这气味融化了所有!我已溶于这气息当中,我开端呜咽,诉说起心中的机密。

这秘密变成了声音,但那些眼睛、耳朵、心灵闭塞的人无法听到一一他们无权倾听我心中的秘密。

人也是这样的。

人离开了神圣的国家,作为人来到了这个世界上,他们的心因这份分离而受到痛苦的煎熬。

但是,你来神评论,我送100欧!河谷购物村前所未有最大红包!,当一个人成为了一个完美的人时,他自身拥有的真理就露出出来了,也就是说,在这样的人面前,真理是不言而喻的。

在任何地方,完美的人都能看到超常的智慧和神圣的秘密,那么,在见证了神圣的秘密与迹象之后,他们的心怎么会不被爱火燃烧呢?

鲁米自己就是一个被爱火燃烧的人,他为那些没有成为完善的人,因此也不能理解神圣的秘密的人感到难过。有着类似阅历的尤努斯这样说道:

我变成了一个陌生人,

没人理解我的话语,

我吟唱,我径自倾听,

没人理解我的语言。

我的语言是小鸟的语言,

我的故乡是先知的家乡,

我是一只夜莺,玫瑰是我的爱人,

确切的,我的玫瑰从不褪色。

鲁米在下面的诗句里表白了相似的情绪,以及对能读懂他心中的秘密的人的探寻:

岩洞和碑文的主人睡着了,因为他们的四周是无知的大众,没有人理解他们;高贵的人们来到之时,这七个沉睡的人才被唤醒。

鲁米十分关怀读者是否可以正确她理解《玛斯纳维》,因此,他在《玛斯纳维》的序言里这样发出了忠告:

只有心灵纯洁且了解真理的人能力浏览《玛斯纳维》。

像其他在真理的大道上行走的人一样,鲁米总是被人曲解,他的话也老是被过错地传述。鲁米用下面的诗句对这些人提出了警告:

只有我的灵魂和肉体还未分离,

我就永远是((古兰经》谦卑的仆人,

永远是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行走的途径上的灰尘。

无论是谁,如果他不能准确传递我的话语,

我将远远地分开他,

他的言辞与我无关!

安拉的伟大的朋友鲁米说,他去世的那个夜晚将是他的新婚之夜,因为在那一夜,他将离开今世,解脱分离的痛苦,而与安拉联系在一起。鲁米是这样描述死亡的:

我逝世之后,你会看到我的尸匣,但请不要以为我对尘世还有任何憧憬:

掩埋我时,请别为我哭泣,请别苦楚地说“告别啊!告别啊……”

坟墓只是一道屏障,屏障的那边是安静的乐园;

你没有见过日落吗?你没有看到太阳又照常升起了吗?日落怎么可能对太阳或月亮造成损害呢?

播散在泥土中的种子不会不生长,人类的种子也不会不成长;

不要认为我被埋在了泥土里…..我的脚下有七重天。

毫无疑难,这些诗句的主人的灵魂已经超出了七重天,到达了他的主那里。

在另外一首诗里,鲁米写道:

我的好搭档啊!你拿着的是泥土埋葬的宝藏,但是在那个看不见的世界里,却有无数张优素福般漂亮的面庞;

精神被埋藏,只留下了灵魂,

肉体转瞬即逝,灵魂却长生长存!

确实的,死亡是灵魂在另一个世界里诞生时的阵痛一一在短暂的今世,它的名字是死亡,但在那个永恒的世界里,它的名字叫出生。

岂非不是安拉带走了灵魂?确实的,对安拉的密切的佣人而言,死亡如蔗糖般甜蜜。

因此,死亡是一座玫瑰花园,即使看上去像熊熊的烈火,但对安拉的朋友来说,死亡是治病的仙丹。

是躯体让死亡看上去狰狞可怖,可是,如果你打破这躯体,就像攻破珍珠母的贝壳,你就会看到,死亡实在是那颗俏丽的珍珠。

安拉的友人的一个显明的特色就是,他们的内心充满了对安拉的爱。在另外一些诗句里,鲁米说道,在他灵魂的深处,对安拉的爱的烟火并不会因为死亡丽消失:

我死之后,翻开我的宅兆,你们会看到,尸布上仍旧冒着烟尘一一那是因为恋情之火依然在那里熄灭!

鲁米生活在爱中,他的一生都在寻找这样一个生活在爱中的人:

我须要一种爱,在这个爱里,世界会因爱火而燃烧……但你心中的爱火能将这火焚烧!天空望着它那比太阳还要晶莹的毫光说:“了不起!真了不起!”

同样的,伟大的苏菲大师艾斯艾德·艾尔比利这样描写过得到了这种爱的人的精神世界:

怎么能用这样的火洗爱的义士的尸体!

即便身体、尸布都燃起了熊熊烈火,即使洗涤的水也火光烈烈?

在这位深爱安拉的人临终之时,他被问道:

一一在这个死亡之时你怎么还笑得出来?

深爱安拉的人答复道:

一一我到处飞行,寻找着快活,我的身体化成了微笑的双唇!现在,这微笑与以前大不一样了。

鲁米说:

不要把在死亡之时不微笑的人比作蜡烛!只有在爱的大道上像烛炬一样熔化自己的人才干够披发出琥珀般的气息。

鲁米从今世去到那个神圣的世界之时,他微笑着,由于那是他的新婚之夜,他的终生都在渴望这样一个时刻。人们为他哭泣,但是,这个要与他所酷爱的真主接洽的人却在微笑。

鲁米的儿子,瓦拉德在他的《来源之书》中写道:

在伊历672年(公元1273年),这个伟大的人去了后代。人们的心在哭泣,甚至非穆斯林们也在哭泣。纯洁的人们忠诚于他,信奉的跟随者们热爱他。

人们说:

——他是先知穆罕默德(愿主福安之)之光!他携带着穆圣的秘密,占有无尽的美德。

那一天,过年给娃看这十部太空大片,追上马斯克!(附看片攻略),没有人不痛哭流涕,人们悲哀地说:

——他是伟大的财产,他把自己暗藏在了土壤里。

艾福拉克是那时的历史学家,他记述道:盛放着鲁米尸体的尸匣被拥挤的人群挤坏了,不得不调换了六次。他的葬礼是在中午开始的,但直到日落才刚到达墓地。

艾克麦鲁丁医生提示着人们:

一一请大家留神自己的行动,请在葬礼期间举止恰当!这是一位尊贵的白叟,他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

按照鲁米的志愿,由谢赫萨德鲁丁站在尸匣前率领殡礼的星期,但是他却无法止住哭泣,简直昏厥,人们把他扶持到一旁,由斯拉吉丁法官取代他带领大家站了殡礼。

鲁米这样总结了自己的一生:“我是生疏的,我被加工了,我被煅烧了。”有时,他也这样说:

我死去,然后,我活过来,

我是一滴泪,然后,我变成一个微笑,

我进入了爱的海洋,

失掉了永恒的幸福!

苏菲博人尤努斯·艾米热用下面的诗句很好地描画了鲁米的一生:

肉体转瞬即逝,灵魂却能永存!

在咱们之前离去的人不会再回来,

但死去的只是肉体,

精神永远不会灭亡。

我的主啊!请让我们的死亡成为通向永恒幸福的桥梁,愿我们的死亡之夜成为与真主的联系之夜、成为我们的新婚之夜!

阿敏!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