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喜爱股价暴跌 是无辜受累还是自身疾症?

近日,港股科通芯城(00400.HK)被质疑造假,刚与其建立合作关系不久的A股公司多喜爱(002761.SZ)似乎受此影响,其股价巨幅下跌。在最近的7个交易日内,多喜爱的股份跌幅达到40%,其中跌停达到3次。外界普遍将多喜爱视为此次科通芯城被做空事件“次生灾害”最大的受害者,但仔细观察便可发现,这家A股家纺公司的盈利能力和转

  近日,港股科通芯城(00400.HK)被质疑造假,刚与其建立合作关系不久的A股公司多喜爱(002761.SZ)似乎受此影响,其股价巨幅下跌。在最近的7个交易日内,多喜爱的股份跌幅达到40%,其中跌停达到3次。

  外界普遍将多喜爱视为此次科通芯城被做空事件“次生灾害”最大的受害者,但仔细观察便可发现,这家A股家纺公司的盈利能力和转型战略已经在一段时间内受到质疑。实际上,在做空事件暴发前,多喜爱的股价已经在连续下行,尽管它释放出了重大的“转型”消息。

  多喜爱此番暴跌到底是无辜受累,还是其自身问题的一种暴发?目前似乎还难以看清答案。

  “次生灾害”?

  多喜爱此次集中暴跌始于5月18日。当天下午14点30分后,该股急速下跌,数分钟内被打至跌停。

  与之相关的是在同一天港股科通芯城几乎走出了同样的走势,其间跌幅达到近30%,最终以跌6%收盘,好于多喜爱的跌停收盘。

  两者之间的关联在于多喜爱此前宣布的一宗合作。

  5月5日晚间多喜爱公告称,双方签订合作协议,同意在智能硬件领域开展业务合作,并将公司控股子公司深圳多喜爱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深圳多喜爱”)的名称变更为“前海硬蛋智能有限公司”(下称“前海硬蛋”)。双方同意进行与科通芯城旗下的硬蛋科技业务有关的合作,拓展前海硬蛋基于硬蛋科技平台的新业务,目标是将前海硬蛋打造成中国最大的人工智能产业平台。为支持前海硬蛋业务的开展,科通芯城同时协助其组建新的管理团队,并将协助其对外单独进行融资、并购全球人工智能的核心技术和资产。科通芯城同意在合作第一期内,暂不收取任何费用。双方应在第一期业务合作期限内根据新业务发展和盈利状况,协商合作续期事宜,但科通芯城并无续期义务,也不作出续期承诺。

  公告称,前海硬蛋现有两名股东,其中80%的股权由公司持有,另外20%由独立第三方持有。

  第一财经查阅工商资料发现,深圳多喜爱注册商标为3000万元,原为多喜爱100%持股,5月19日变更为多喜爱占股80%,深圳市芯城科技有限公司占股20%。

  多喜爱与科通芯城的合作,被外界解读为公司向人工智能+传统产业转型的重要步骤。公司亦在公告中表示,与科通芯城达成业务合作,符合公司发展战略。从长远看,将对公司今后的业务发展及核心竞争能力产生积极影响,有利于挖掘公司新的利润增长点,符合公司未来的发展战略和全体股东的利益。

  但这项合作还未来得及给多喜爱带来真正的转型收益,却迅速将其拖入了一场暴跌之中。

  5月22日,一家名为“烽火研究”的机构发布了一篇名为《横跨10年的世纪骗案》的沽空报告,科通芯城股价下跌22%,宣布停牌。多喜爱当天收跌8.3%,并在23日和24日连续跌停,其跌幅已经超过被沽空的科通芯城本身。

  外界之所以将多喜爱暴跌看成了科通芯城沽空事件的“次生灾害”,与沽空报告提及的内容有关。在这份沽空报告中,重点提到了科通芯城旗下公司硬蛋科技,称所谓的“中国最大的硬件创新平台”硬蛋科技完全是一个骗局。但根据科通芯城发布的数据,硬蛋科技的客户转化率在5%左右,产生了超过50亿人民币的销售额。并预期硬蛋科技今年能给科通芯城带来超过100亿人民币的销售额。沽空报告指出,硬蛋科技实际业务数量并不能支撑超过50亿元的交易额。

  若“烽火研究”的沽空报告所指属实,不仅多喜爱进入人工智能业务计划将落空,更有可能被怀疑相关信披造假。

  不过,近日科通芯城已经对沽空报告的质疑进行了说明和反驳。

  多变又低效的转型

  事实上,在科通芯城被沽空事件暴发之前,多喜爱的股价已经进入了持续下行行情。

  5月5日,多喜爱宣布与科通芯城的合作,当天,其股价最高为64.80元,这一价格接近近期高点4月10日的65.00元。5月6日,多喜爱股价大跌,随后向下,跌至5月26日的最低价31.88元。16个交易日,跌幅超过50%,市值减少39.6亿元。

  这种走势似乎显示市场对这一合作并不看好。除此之外,公司的基本面和其一直未见成效的转型,也可能是投资者最担心的地方。

  多喜爱2015年6月在深交所上市,成为家纺企业第四股,其主要市场在二三线城市,且加盟店众多。但上市以来,这家公司的业绩并不理想。

  上市当年,多喜爱的营业收入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增长均为负值,分别较上年同期下滑11.25%和17.60%。2016年其营业收入比上年同期增长12.35%,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比上年同期下降42.33%,这已经是公司净利润连续四年下滑。最新公布的2017年一季报显示,多喜爱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降48.89%。

  在多喜爱IPO挂牌之前,第一财经的报道曾对其盈利能力提出担忧,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种担忧已经成为现实。

  或许正是业绩的压力,多喜爱一直在寻求转型,这从其将公司名称由多喜爱家纺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多喜爱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就可见一斑。但其转型之路多变且不顺。

  上市之初,多喜爱对外多次宣布要加大在电商的投入,从而实现公司转型,扭转业绩。公司曾提出互联网垂直电商业务发展,制定了HBDIY 互联网平台计划,以及“知名IP 衍生品”运营服务商计划。但从结果来看,这些计划带来的实际成果极为有限。公司还曾计划收购行业电商企业,但最终并未完成。

  有业内人士向第一财经分析指出,作为一家以二三线城市为主要市场、产品线定位中低端的家纺企业,在发展电商的问题上面临一个两难困境,即一方面受到电商的冲击比同行中高端品牌要大,但另一方面,二三线城市的中低端消费群体中对电商的认知和接受程度相对要低一些。

  在电商战略碰壁后,多喜爱又提出了扩充版的开展智能家居“AI 家纺”的发展战略,与科通芯城的合作就与此相关。这一战略提出,将与合作方共同打造智能家居“AI 家纺”生态,进行人工智能传统产业的转型探索与人工智能落地于智能家居产业实践,结合公司中长期发展战略,将完善对智能家居及相关产业的布局,增强公司核心竞争力。

  从目前的结果来看,多喜爱的转型尚未能在扭转盈利能力这个层面达成实际的效果。

  尴尬的募投项目与资金

  多喜爱转型的曲折,还使其IPO的募投项目显得颇为尴尬。

  根据多喜爱的公开报告,公司IPO的募集资金总额为21840.00万元。IPO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计划将募集资金投向营销网络拓展项目、信息化建设项目及补充营运资金,三项所需资金分别为17067.90万元、2988.50万元及8000万元,计划全部以募集资金投入。从中可以看出,营销渠道的拓展占到了绝对的重头。

  但在公司上市后,其募投项目的进展缓慢,募投资金也未发挥预期的最大效能。

  根据多喜爱关于募集资金存放与使用情况的报告,截至2016年12月31日,募投项目累计使用募集资金14495.39万元,其中:营销网络拓展项目使用4037.16万元;信息化建设项目使用2496.42万元;补充营运资金使用7961.81万元。

  由于在募集资金实际到位之前,公司以前年度以自筹资金预先投入了募投项目,并在募集资金到账后以募集资金进行了置换。从报告数据可以看出,对募投项目的投资主要集中在2015年度;2016年度公司对募投项目的投入急速放缓,仅使用募集资金1133.71万元,其中:营销网络拓展项目使用267.88万元;信息化建设项目使用865.57万元;补充营运资金项目使用0.26万元。

  截至2016年期末,营销网络拓展项目的投入进度为50.04%,信息化建设项目的投入进度为100.32%,补充营运资金的投入进度为100.18%。

  同时,2016年度公司使用暂时闲置募集资金购买低风险保本型理财产品,共投入12500.00万元,收益为104.56万元。

  有业内人士分析,透过募投项目和募集资金,可以看出多喜爱的管理层在市场方向的判断上出现了一些问题,同时,对业务转型和拓展也有些犹豫不决。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度,在限售股份解禁后,多喜爱的多位股东迅速进行了多次较大的减持,其中包括高管股东和机构股东。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