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时代,谁能重现4年30倍的惊艳的近义词神话

5G越来越近,各方玩家摩拳擦掌。美国方面,运营商T-Mobile已经分别开出了两个35亿美元的5G设备采购大单,并宣布将于明年正式推出5G服务。我国的5G技术测试也如火如荼,已进入最后阶段,各大运营商的频谱划分静待公布。手机厂商方面也是跃跃欲试,小米已经提前抢跑,官宣10月25日发

  5G越来越近,各方玩家摩拳擦掌。

  美国方面,运营商T-Mobile已经分别开出了两个35亿美元的5G设备采购大单,并宣布将于明年正式推出5G服务。

  我国的5G技术测试也如火如荼,已进入最后阶段,各大运营商的频谱划分静待公布。

  手机厂商方面也是跃跃欲试,小米已经提前抢跑,官宣10月25日发布全球首批5G商用手机MIX3。

  为什么各大通信厂商们对5G如此的期待?

  因为现在的4G网络在高清视频的流量压力下,越来越不堪重负,就像一条高速公路,每天都被汽车挤满,亟待升级。

  更重要的是,5G技术对4G而言,不仅仅是宽带和速率的提升,还拥有革命性的低延时特性,让无人驾驶汽车这一杀手级应用成为可能,注定将成为拉开下一个十年高科技时代帷幕的决定性时刻。

  5G的优点大家关注很多了,而你有没有想过,5G的技术缺陷同样是一个巨大的金矿呢?

  并且这个金矿,有可能是我们进入5G时代的第一块大奶酪!

  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在上一个十年的4G时代,智能手机是应用的主角,将每个人都接入了移动互联网。

  在这波轰轰烈烈的智能手机产业浪潮中,哪家公司是其中最受益的对象?

  信维通信必是其一,一家做手机天线的公司,在3G向4G升级的过程中,敏锐的捕捉到了天线技术的革命性变化,由此开启了一段4年30倍的顶尖成长股之路。

  信维的传奇是否能复制?

  这是一定的,因为3G向4G,和4G向5G的升级,都有一个相同的规律:通信速率的提升,靠的是对信号穿透能力的牺牲。

  要解决这个问题,也只能靠笨办法——

  布置更高密度的通信基站,安装多得多的天线,并且升级天线技术!

  这就给天线厂商们带来了无尽的机会,现在,一批A股的天线宝宝们已经踌躇满志,只等着盛宴开启。

  今天的主角,名叫飞荣达(300602)。

  1

  飞荣达本来不是做天线的惊艳的近义词

  他的创始人叫马飞,一个王大锤梦想中的人物。

  多年前,有一部叫《万万没想到》的网剧火遍大江南北,剧中的知名屌丝王大锤,有一句名言:

  “相信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升职加薪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每一个屌丝都有一个逆袭的梦,每一个梦想都是一段苦逼的路。

  王大锤只能活在白日梦里,而马飞做到了这一切。

  1988年,20岁的马飞从安徽到深圳打工,没读过大学,干的是最基层的业务销售,数年后买一台二手设备开始创业。

  这种类型的创业者,在1990年代的深圳有无数的版本。

  比如立讯精密的创始人王来春、蓝思科技的创始人周群飞、欣旺达的创始人王明旺……

  他们能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生存下来,并逐渐壮大,通常都依赖于以下几点特质:

  勤奋、快速反应的服务能力、抓住大客户。

  马飞也是如此。

  飞荣达开始的时候,做的是技术含量很低的薄膜开关,能生产的厂家其实有很多。

  他白天跑市场、拉订单,晚上加班生产,这是勤奋;

  拉到订单的关键,在于他能为客户想的更多。

  薄膜开关是一种定制化产品,通常要跟客户的产品造型、外观、配色紧密挂钩,因此客户服务的体贴、周到,就很重要。

  马飞就是靠勤奋,第一时间为客户提供更周到和完善的设计方案,而拿下更多的客户。

  有个小故事是这么说的:

  飞荣达的第一个大客户,是湖南机车所最后的战役4,也就是中国中车的前身。

  当时湖南机车所的工程师去深圳采购零部件,来到飞荣达的时候,马飞先请对方吃了个饭,等饭吃完,他的设计方案已经修改好,并承诺十天后就能够提供样品。

  这样的速度,比同行快了一个月。

  也是靠着这样的服务能力,让他得以打入了华为,成为华为最早期的一批供应商之一。

  2

  1997年到2000年,作为华为的供应商,飞荣达成长迅速。

  抱上大腿的好处不言而喻,不仅能带来营收的暴涨,产品质量和技术能力的提升,更重要的是眼界。

  高端圈子和底层社会,能看到的视野肯定是不一样的。

  如果一直做薄膜开关,市场空间总是有限的,但是华为告诉他,电磁屏蔽和导热材料有机会。

  首先,这个行业对于通信设备商来说,有着很大的需求;

  其次,在2000年前后本土厂商极少,做的人还不多,而国外企业又卖的死贵;

  只要你能做出来,市场就是你的,价格由你定。

  很明显,这是个典型的蓝海市场,马飞当机立断杀入。

  先从来料加工做起,然后逐渐投入研发,历时十年,终于成为这个领域的世界顶级厂商。

  今天,在电磁屏蔽和导热材料这个行业,飞荣达的客户包括华为、戴尔、微软、思科、facebook等众多的跨国巨头,下游应用包括通讯基站、手机、电脑、汽车电子,数据中心等。岳阳市七中

  通过开拓电磁屏蔽和导热材料业务,带给了飞荣达第二次的飞跃,并成功在2017年实现了IPO,成为王大锤理想中的落地版本。

  2018年上半年,飞荣达实现营收5.52亿元,同比增长16.70%;实现归母净利润7004.46万元,同比增长94.11%。

  表现更出色的是毛利率,上半年30.12%,同比增长6.36%。

  毛利率的提升背后,主要原因是定价权能力的提升,以及高端产品的放量。

  数据显示,上半年主力产品电磁屏蔽材料实现收入2.75亿元,同比增长45.03%,主要源于公司2017年下半年开始向微软主要硬件产品线X-BOX供货。

  还有数据中心,随着云计算的飞速发展,全球数据中心建设热浪炙烤,飞荣达经过一年多时间的认证审核,已经通过了Facebook的认证,即将进入他的采购体系。

  目前Facebook拥有8个数据中心,每个数据中心有8万台服务器,每个服务器需要几百块钱的屏蔽和导热材料产品。

  这些都将在未来的一两年里有力的拉动飞荣达的营收增长。

  3

  不过,最重要的机会还是5G。

  打好5G这场仗,才是飞荣达真正走向人生巅峰的关键一步。

  马飞和华为紧密合作了20年,5G的历史性机会自然很清楚,为此,他做了两手准备。

  第一手,技术布局;

  第二手,产业链布局。

  两手棋,两手都要硬,确保他能够吃到最大的蛋糕。

  先说第一手,技术布局。

  传统的通信基站天线,是下面这个样子的:

  那条主天线上的杆状陈列的元器件,叫天线振子,一般都是用导电性较好的金属制造的,目的是放大电磁波,使天线的电磁信号更强。

  很明显,在整个天线构造中,振子是最关键的元器件,直接决定了电磁波的通信效果。

  在4G时代,通信基站的天线技术要求还不算高,变革主要发生在智能手机领域,因为手机精密度高,要求天线占据的空间更小,辐射能力更强。

  于是技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传统的金属天线被抛弃,一种被称为LDS的天线技术诞生。

  LDS天线技术,也就是激光直接成型技术,利用计算机按照导电图形的轨迹控制激光的运动,将激光投照到模塑成型的三维塑料器件上,在几秒钟的时间内,活化出电路图案。

  通俗的说,就是激光3D打印,直接将天线打印到手机外壳上。

  信维通信就是凭借着这项技术,打入了苹果产业链,并成功崛起为那个时代最耀眼的三十倍股之一。

  飞荣达明白,5G技术的升级,也将让通信基站的天线发生革命性的变化。

  因为传统的基站天线方案,采用的是金属振子,装配复杂、成本高、单件重量大,缺点很明显。

  进入5G时代之后,由于通信质量要求更高,振子的数量将大幅提升,从原来的一个天线单扇面2-18个振子,提升到 64 个、 128 个,更高甚至达到 256 个。

  而单个基站的扇面,通常为 3 面,多则达到 6 面。

  在这样的场景下,如果还用金属材料,就会让天线变得极其沉重,成本也很贵,安装更是复杂。

  更重要的是,由于金属材料使用的是钣金和压铸工艺,精度是有限的,很容易产生方向偏差,4G时代还可以容忍,到5G时代就完全达不到精度要求了。

  可以说,5G时代的天线,金属材料势必将被抛弃。

  技术原理是这样的,首先用注塑成型的方式将复杂的 3D 立体形状一次性制造出来,再利用特殊技术使塑料表面金属化。

  这样的结果很明显,既降低了重量,又提升了精度,还能满足通信需求,成本还下降了。

  当然,这样的技术不是谁都能掌握的。

  为了这场5G盛宴,飞荣达提前6年就开始技术的研发,其中技术含量最关键的一个环节就是金属导电材料和塑料天线的结合。

  由于金属和塑料的膨胀系数不一样,在高温或低温环境下,塑料振子的表面金属有可能从塑料上脱落下来,给良品率带来挑战。

  解决办法就是用激光工艺,直接在塑料上3D打印出金属图案。

  咦?是不是跟上面信维通信的LDS技术一样?

鸟女雕像

  事实上,很相似,但也有不同。

  前面所说的LDS天线技术,主要用在小型电子设备上,比如手机、可穿戴设备。

  而飞荣达的天线振子技术,又叫选择性电镀技术,对塑料的材质要求较低,成本更低,同时三维实现的能力更强,更适合基站通信。

  和华为、诺基亚等通信设备大厂长久的合作,让飞荣达很清楚客户的诉求,这项塑料振子技术目前在国内独一无二,可以说已经占据了制高点。

  4

  核心科技已经掌握,接下来就是如何吃下更大的蛋糕了。

  业界预测,全球 5G 天线振子市场的规模将会达到 161 亿元,其中国内市场规模 115 亿元。

  但天线振子,毕竟只是天线的一个元器件,如果能分到5G天线市场的一杯羹,会不会更有想象力?

  在 4G 时代,单个天线整体的价值量约为 2000 元。到了 5G 时代,由于 Massive MIMO(大规模天线技术)和波束成形技术的应用,市场规模将膨胀到500亿元以上。

  也就是说,天线的市场空间是振子的5倍左右,诱惑力是不言而喻的。

  其实,基站天线的技术门槛要比振子低,更多是一门组装活,对于飞荣达来说,这并不难。

  目前,振子产品的商业模式,主要是通过卖给京信、通宇等下游天线厂商来销售的,后者加工组装完成再销售给华为、中兴等设备商。

  但对于飞荣达来说,通信设备商本来就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为什么要绕一道弯子,让天线厂们雁过拔毛呢?

  这说不通,飞荣达也不想说,挽起袖子来就直接干了。

  2018年8月,飞荣达耗资3.23亿元,先后收购了两家下游的天线厂,润星泰和博纬通信。

  先说润星泰,这家公司主要生产通信基站壳体、散热器、滤波器、天线基座,能够让飞荣达直接切入到基站天线领域,大展拳脚。

  再说博纬通信,这也是一家基站天线生产商,由海归博士创办,技术实力强悍。

  目前在天线的波束赋形(5G射频核心技术)方面,博纬通信是业界的领先者,深得基站主流设备商的认可。

  因此在收购交易中,博纬通信很爽快的就给出了业绩承诺,承诺2018-2020年度实现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200万元、2400万元和3600万元。

  这样大幅度提升的业绩承诺,显见面对5G市场的风口,信心十足。

  可以说,从电磁屏蔽和导热材料,到5G天线的布局,是飞荣达能不能复制信维通信传奇的关键一跃。

  在技术、产品、产业链都准备充分的情况下,飞荣达近日还完成了一次除高管外的64名中层管理人员和核心技术人员的限制性股票授予。

  股权激励的落地,显然是要将公司上下拧成一股绳,奋力一搏。

  读到这里,也许你会想,“这家公司我能投吗”?

  这不是一个拍拍脑袋就能轻易做出的决定,因为除了基本面的机会分析,还需要对财务风险、业绩确定性、业务竞争格局等进行更深入的考察。

  更多信息可关注“君临”获取。

  作者:君临团队.

  更多成长股分析、行业解读尽在“中国新一代投资研究服务机构”——君临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